欠债密码

混魔道,天官,渣反,西北一枝花,凯源……

现在主混魔道

除曦澄聂瑶凯千外其他乱炖

曦澄聂瑶党勿关

文章极其ooc不喜误入

离老子远一点!(3)

【严重OOC】

【私设极多,不喜勿入】

【私设:蓝大三月之前已出关】

【私设:顾星月不知道蓝曦臣,只知道自家弟弟历劫期间遇到了自己的情劫(蓝大),还被自己的情劫捅了一刀,但是知道聂怀桑设计了全局】

【固镇大典前段蓝曦臣与追凌还有江澄不在场】

     原本金光瑶在听到下面百家议论他时毫无反应,甚至还有点想笑。然,“一娼妓之子,还不配称为仙。娼妓的儿子果然和娼妓一样。”金光瑶与顾星月循声望去,正是姚宗主(对的没错就是原著里教训大小姐的那个,看他不爽好久了,就拿他开刀吧。)。顾星月看着金光瑶面无表情的小脸,道:“瑶瑶,他谁啊?”

    金光瑶:“姐姐,他是姚正道(原著里好像没提起姚宗主的名,我就乱编了一个,起名废😂😂😂),百家中的一位宗主。”

   “哦,那一会我们就先拿他开刀?”

     金光瑶:……

     顾星月觉得时机差不多了,便给真仙界的一众仙下达了命令让真仙界的所有仙全部下凡来,其实真仙界也就几百号人。

    顾星月:“瑶瑶,我们下去?”

    金光瑶:“姐姐,我们再等等成美?”

    顾星月:“也好,那便等等吧。”

    “小矮子,我听说蓝曦臣今儿个也来了。”真是说薛洋薛洋到。

     顾星月:“洋洋,蓝曦臣是谁?”

    薛洋:“星月你不知道吗?!他就是小矮子的情劫啊!”

     顾星月:“……哦,情劫啊。”微笑

    金光瑶:“姐姐,我们下去吧?”

    而彼时聂怀桑已下令让人去开棺。

    顾星月也觉得可以,便道:“走呗。”

    随即现了身。

   “桑墨尊,棺内无赤峰尊与敛芳尊!”

    聂怀桑:“什么!”

    百家:!!!!

    顾星月:“桑墨尊近日过的真是风光啊。”顾星月自天上飘下,落在聂怀桑的身前道。金光瑶和薛洋站在她两侧。

    百家:“她是谁啊?”
“你们看,那不是薛洋吗?不是含光君和夷陵老祖说薛洋已死吗?”

“金光瑶也在那,他怎么出来的?”

“你们看到那女的额头上的印子了吗?我看不清”

“看见了,那不是天君才能用的印吗?”

“你傻啊?这不摆明了她就是天君吗?”

“天君怎么和金光瑶混到一起了?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 聂怀桑一眼便看到了天君之印,道:“这,修仙界之事,天君插手怕是不好。”

      顾星月:“好不好这我不知道,但这个事我偏偏要插手。毕竟我弟弟是个好欺负的,万一我不看着,再让你们欺负了去。”顾·挣着眼说瞎话·星·宠弟狂魔·月

     聂怀桑:“这怕是不妥,敛芳尊在世期间,做恶多端,滥杀无辜千万有余,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,天君要保他怕是不妥。”

      薛洋:“老子没死呢!”

      顾星月:“呵呵,你可闭嘴吧你。我们家瑶瑶所杀之人皆是该死之人。怎么,金光善等人还没死的时候,你们天天巴不得他们死,怎么,我们家瑶瑶为民除害怎么了?怎么我们家瑶瑶杀死了金光善等人你们就翻脸不认人了?还杀父,呵呵,qnmd,就金光善还配称为父?”
       聂怀桑:“既然如此,那就冒犯了。”

       聂怀桑此话一出,百家拔剑。

       顾星月:“怎么?桑墨尊是认为以多欺少就能赢了?”

       顾星月看了看百家,给已经到达的众仙下了命令,让他们下来。然后,直接当着众人的面,把姚宗主给拎了出了,道:“我看你刚刚说的很欢啊?怎么,不继续了?”

       姚宗主:“天君,金光瑶一届恶人,你怎可包庇他,你这是罔顾人伦。”如果忽略他发抖的声音可以说是很大义凛然了。

        正巧众仙赶到。顾星月:“你说这好久没打架了,骨头都养懒了,都准备准备,一会打架。”

        众仙:…………你急吼吼把我们叫来就是为了来打这几个蝼蚁???

       所以当蓝曦臣他们到时,就看到百家磨刀霍霍向众仙。而众仙显然不把百家当回事,一个个仙气四溢,在……聊天,还笑的嘿嘿的。

评论(7)

热度(71)